2002/9/29以下所寫僅是記憶中的片段一二..
大部分細節已經不可考了..
每次回到台中都睡不好..
不知是否認床的關係..老是在做惡夢
星期六凌晨就兩度從夢中驚醒..

第一個夢跟捷運有關係..

中間情節已經忘記..
總之就是永遠走不到的月台等等的狀況..
以前也夢過因為永遠走不到月台所以無法上班的事兒..

而那天讓鮮鮮驚醒的橋段是--

有一群人在月台上候著..
驚見淨凌站立的那塊月台崩塌..
淨凌壓在下陷的月台中支離破碎..
當鮮鮮看見那顆滾到旁邊已不成形淨凌的頭顱..
嚇出一身冷汗心悸不已尖叫驚醒過來..
為什麼會是淨凌?

她是隔壁的同事..平日並無嫌隙也未多來往..
至少若是要夢..
也該夢見那位每日都要找麻煩侮辱我的同事肥油才對..
不該是淨凌..

天還黑黑好不容易定下心情再度入睡..
這下又開始另一個惡夢..
情節已經大部分忘記..
一個大餐廳裡有很多人..
也不記得發生什麼事..
有一攤牛奶狀液體慢慢流向人群,大夥就開始逃..
液體無所不入..
大夥無所遁逃..

鮮鮮的許多惡夢..
都是在黑暗中被什麼什麼追趕..
走不出去的黑暗..
跑不完的路..
好累,睡醒都好累,好像沒睡一樣..





創作者介紹

慢吞吞打字行

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