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們<<<<真是腐敗呀>>>>
今天下班時,這感覺非常強烈,強烈的唾棄.......
就在這污流中,靠著意志,來保持自己的清白之姿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......不......妥......協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下班就去世新大學的圖書館,前後6小時,很奇怪,
從小養成的習慣不會改變,也不想改變,
從會認字開始,魚就喜歡上圖書館去,
即使到了今天,如願在圖書館上班,仍是不改初衷。
台北真好,數十座圖書館,公共的,學校的。
往往下班後,仍是一頭往別人的圖書館裡栽,
閱讀圖書館外貌和內在的本質,這種感覺很好。
別人也許以為,這工作不怎麼有出息嘛,可是,
在許多年前就知道,適合這種地方。我總是不自禁被這些地方所吸引。
,圖書館,書店,美術館,唱片行....都是,
其實,來台北多年,沒玩到多少,大部分的時閒,都流連在這些地方,
所以說牛牽到北京還是牛。
希望,能到世界各國去感覺不同風格的圖書館。
即使今天深陷水瓶,水瓶也限制不住魚的熱切期待,
有一天,水瓶會被衝破,鮮鮮魚會游回孕育魚的大海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水瓶裡的魚,一覽無遺。
水瓶裡的水,是魚的淚,也一覽無遺。
魚的傷心,水中喃喃,泡沫氾濫成災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怪怪老少女說..1999年


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