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石門山往對面望,飄著雨呢,這兩個人在這麼陡的草壁上,是在做什麼,我猜是在拍杜鵑,真是服了他們,很危險耶

初時路稍陡,懼高的我頭暈暈必須坐一下,因登高而看山小,如果天氣晴朗,視線會更好。風很大,髮絲飄舞,思緒也飛到挪威,會忍不住笑。遠方傳來幾聲雷,我不敢多加逗留,告別美景,回去啦。這次因為合歡山天候極差,我無法上東峰北峰冒險,反正山永遠在,下次我再來。走過興福寮那種M型步道,東峰一定難不倒我的啦。

這樣的路,別人都跳呀跳的很快就下去了,我卻是如履薄冰,只會上山不會下山是我致命傷。

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